结束与开始的物语 (闲潭梦落,风雨飘摇共著,侵权必究)

读者们大家好,笔者是一个刚刚毕业的在美留学生,业余时间想把自己的生活感悟给以小说的形式给记录下来。刚刚开始起笔的时候是18年,那是我刚刚本科毕业,后来这两年忙于读研,所以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更新。2020年研究生毕业,之后才得以继续更新这本小说,中间也把之前一些不合理的设定给更改了。

故事发生在现代-未来十年的美国,主舞台是美国的一所高校:克莱顿理工学院。在第一卷会以在北美的温馨校园生活为主,但同时也会为后面埋下伏笔。其他的国家,比如中国、俄罗斯、西欧、中东国家也会有所出现,但是描写好这些国家的风土人情真的很有挑战性,为此需要查找很多的资料,甚至有可能要专门拜访这些地方才能够很好地还原出当地人的精神面貌、国民性格还有社会矛盾。

本书全篇的主题是现实世界的绝望,黑暗以及对于光明的不懈苛求, 在无间死局里面,追求那1%的救赎的可能性。18年刚刚创作的时候,笔者的初衷就是希望警示现在的和平只不过是粉饰太平,太平盛世的表象其实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没有想到,仅仅过了两年左右,不少暗礁就已经浮出水面。希望阳光能够穿过黑夜,黎明能够尽快将临人间。

第一卷中,主人公亚瀚和晓美来到美国新建的顶级学府克莱顿理工学院,克莱顿理工位于马塞诸塞州康科特镇,毗邻麻省理工和哈佛。克莱顿理工是美国的克莱顿家族耗费巨资建立的,充满科技感的学府,里面不少教授是从旁边的麻省理工和哈佛挖过来的。克莱顿理工有自己的农场伊甸,伊甸不仅仅是一所农场,更是克莱顿理工生物技术的试验田。伊甸农场共有四层,第一层是给学校食堂供应农产品的自动化农场,地下一层是人工热带雨林,地下二层和三层一般情况下不得进入。


庞亚瀚:主人公,

望月浩野,Richard Mochizuki:庞亚瀚的导师,望月实验室的PI

望月梅根:(Megan Mochizuki):望月浩野的夫人

望月实验室:亚瀚所在的实验室,主要研究方向是核物理。

望月洋子:望月教授的女儿,庞晓美室友

安石:克莱顿理工中国学生会主席

庞晓美:庞亚瀚妹妹,就读医学预科

马卡多娃:庞亚瀚小时候的青梅竹马,现已成为女友,在华长大的俄罗斯中亚人,红发身材高挑的少女,在物理学和数学上有惊人的天赋,望月实验室成员。8年前离开了亚瀚来到美国。到了美国之后,身体有很强的运动和恢复能力。

彼得  亚历山大(Peter Alexander):英国人,望月实验室成员

罗曼 朗道:俄国人,望月实验室成员

李绍惠:庞晓美室友

庄心妍:Selina Zhuang, 庞晓美室友,小学时候移居洛杉矶的女孩

托儿 约瑟夫:庞晓美生物化学课上的教授,在有机金属,晶体场、MOF理论上有颇有造诣。

佩内罗普 奥斯卡西奥 桑切斯:美国驻IAEA代表,拉美裔女性。

后面各卷里面的故事场景更为宏大,不会局限于校园这个舞台,也会有更多的冲突和争战。希望能尽快给大家

希望读者们能够喜欢这部作品,也可以在留言里面提出自己的意见。

—————————————————————————————————————————
开始与结束的物语:

“报告舰长!第三舰队在航行的过程中遭遇了高能射线的袭击,穿上所有的一切,在壮烈的核爆之后,都融合成了一个巨大铁疙瘩。”一位副官对着舰长塔尔图说道。

“没有第三舰队的补给,以我们现在手上的这点聚变能源根本撑不到半人马座。各部门听令,汇报舰队的补给情况!”

医疗部长科隆索:“报告舰长,现在舰内还剩下的ATP不足百分之一,剩下的抗体还有百分之二,胰岛素约为百分之三。。。,有机稀有金属离子更是已经消耗殆尽。”

能源部长达利尔:“报告舰长,舰内储备的氢、氦聚变能源已损失百分之九十七,铀、钚、等裂变能源已损失百分之九十九。”

天文部长坎特:“报告舰长,距离目的地半人马座仍有320光年的距离。”

........

整个大会在一片肃穆而悲壮的气氛里面进行,在这最后的时刻,作为舰长的塔尔图有着极高的威望,舰队内部仍旧没有任何的骚乱,依旧各司其职。

“感谢大家这么多年的合作,在这里我塔尔图,代表着最后第一舰队,也是碳基电磁文明最后的力量,宣布飞升计划失败,启动星火计划!”

“可是舰长,以我们现在的能源储备,星火计划的成功概率不足百分之一。能源完全不够让探测器到达新的星球。”

“只送核酸。新的星球里的矿物条件会让核酸复活、进化,也许进化到最后的形态和我们大相径庭,不过无所谓了,都一样。本舰长再次宣布,启动星火计划,本指令不再重复!各位,来世我们有缘再相见。”崖山之前,江山一夜。相比较若干年后,324.24光年之外地球上的宋庭,第一舰队上的人们,连跳海都做不到。

第一舰队所有的能源全都涌向了母舰甲板附近的加速器上,在点燃了最后的星火之后,第一舰队失去了所有的光泽,成为了太空中的墓地。所有的光,都留给了星火,舰队上的人们在一片黑暗之中静静地等待着最后的时刻。然而舰长塔尔图不知道的是,其中一个探测器被动了手脚。

几个月之前,舰队里一直都弥漫着一股乐观的气氛,关于补给和第三舰队的事情,只有少数人明白真相。

“舰长说过,核酸,尤其是RNA,是我们文明的基石和希望,其他的科学、艺术、文化在它面前都无足轻重。失去科学,失去很多,失去核酸,失去一切,你认为呢?”舰上资料室的管理员泽塔对自己旁边的同事问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们能怎么办?”同事无奈地对泽塔说过。

“你别忘了,核酸除了是生命的载体以外,本身也是信息储存的绝佳媒介。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能把资料库的一切,逆转录到核酸里面?”泽塔悄悄的问道。

“你疯了吧,这么干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没事的,就当我几百年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失职吧,你也知道,第三舰队已经很久没联系上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珍珑之域

短篇 在云端

飞升之诺(闲潭梦落,风雨飘摇共著,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