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升之诺(闲潭梦落,风雨飘摇共著,侵权必究)

坎离相克见天倪天使斯人弭杀机

不信奇才产吴越 重洋从此戢兵师



“吾之长子爱德华啊,你若能统领你们治理这地,我就将这应许之地,伊甸交还于你。”



望月爱德华(Edward Mochizuki):“阿赖耶先生,在此之前我能像阿西莫夫一样问你几个最后的问题吗?”爱德华走向了终极巢穴,身后都是战友们的累累尸骨,身上所有的检测Kappa波的仪器都已经数值爆表了。

“问吧,我尽力回答。”

“为什么我叫这个名字?还有,为什么我们是长子?”爱德华先问了两个看起来比较蠢的问题。

“这个吗,我希望你能继承望月先生的洞察力,同时又能继承Witten将弦论统一的事迹,希望你能统领大家,一起摸清楚宇宙的形状,倾听宇宙的旋律🎶。长子并不是第一个孩子,而是我最器重的孩子,你们立太子的时候难道不是立最有能力和才干的那个吗?”

“承蒙先生的厚望,可这宇宙的形状究竟是什么样的?”爱德华问道。

“晦极生明,阳复而至。这个问题已经好多人都来问我了,我也一一解答过了好多遍。最初,摩西过来问我,我告诉了他善恶。老子来问我这个问题,我告诉了他阴阳。后来古印度人和佛陀也来问这个问题,我和他们轮回,再后来李袁二人过来问我大唐气数,我也和他们这么回答。最后,西方有人来问我这个问题,我给了他们群论和对偶的概念。究其本质,那是无限阴阳震荡的轮回,就像一根琴弦一样,远观乃是调和的,但是近观似和非和。听说过傅里叶变换吧,就是讲函数拆成正弦波和余弦波,正好对应了实和虚,阳和阴,两者结合,便是调和的。这调和对应的可不只是波,也是实物。因为你也明白的,波和实物都是场振动出来的结果啊。”

“对,对偶?难道说,这才是庞加莱计划的最终目的?”爱德华有点吃惊。

“是啊,吾之长子。死亡绝对不是结束,而是和新生对称的结果,不必感到痛苦。来吧,到这里来。”

“那,这茫茫苦海何处是岸啊?”爱德华苦恼地问道

“来吧,到我的船上来。茫茫天数背后,是数不尽道不明的对称性残缺,这就是我刚刚为什么说似和非和,远看和近看非和的原因。残缺推动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什么是和而不和?到底是不是对称的?怎么可能同时对称而又不对称呢?”爱德华疑惑地问道阿赖耶。

“你看那,那陀螺每时每刻都在转,难道不是有周期的吗。但是那每个周期的角动量都是不一样的啊。陀螺最终停了下来,而螺旋桨却飞到了广袤无垠的天空上。因果也有轮回,轮回和轮回之间是相似的,但又有所不同,最后产生了千差万别的世界线。”

“可,可是,这物理学和社会学什么的不是一个玩意儿吧?”爱德华又有了疑惑。

“它们只是不同的范畴罢了,对称性是普世的。”

爱德华一步步走上祭坛,临行前,写下了四个字:“阿赖耶识(Alaya Vijnana)”,并且深深鞠了一躬,之后,又朝着奥古斯堡的方向鞠了另一个躬。


西元2385年,新上海,在光复战争进行到如火如荼的时候,一个叫望月爱德华的婴儿在一个书香门第里诞生了。爱德华的父母早早就在战争里去世了,爱德华的母亲去世时才16岁,甚至还没来得及尝到爱情的果实,爱德华乃是靠他们留下来的冷冻精卵结合,然后在人造子宫里面出生的。在德泰帝国的时候,只有富人才有钱生孩子,穷人只能够努力工作,根本不敢怀孕,亦或是靠着人造子宫繁衍后代。但是,人造子宫出来的后代在德泰帝国里被认为是低贱、卑劣的东西。德泰帝国的统治者们完全是出于战争的需要,才鼓励人造子宫的技术,不然他们坚决不会同意这种违反伦理的玩意儿,这些孩子为战争而生,大多数都活不过30岁。望月爱德华也是这个项目的产物。

Comments

  1. 佛教的因果轮回,也归化于万物之中。轮回,对偶,平衡,皆是一种稳定。打破稳定的人,如同斗破苍穹一般,成为救世主,令人唏嘘

    ReplyDelete

Post a Comment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珍珑之域

短篇 在云端